睦月靈

大愛月歌❅
年中組♧年長組♢年少組♤
「此生無遺憾 終生月歌教」
「此生無悔入月歌」
誓死不退教

【凜緒】求婚文

*第二高票數:凜緒 求婚文
*作者不懂起標題
*凜緒交往中
*OOC有
*私設有

凜月和真緒是一對很恩愛的情侶,但是從那天起他們的關係貌似出現了一些細微的變化。
*
今天真緒的媽媽説要跟真緒討論一些事。
「哈?!相親?!」
「反正你都沒有女朋友,而且你已經20歲了。來,這是你的相親對象。」
真緒媽媽並不知道真緒和凜月的關係,真緒本來想遲些找個時間告訴她的,他只見她從旁邊的包包抽出一本不厚的本子,裡面裝著的是真緒的相親對象。真緒打開了那本子,他有點驚訝,因為那個人是...
「小杏...?」
「原來是認識的,那就更加好了,那麼找天我們去對方家拜訪一下吧。」
真緒知道他已經不能拒絕他媽媽的話了,他只說了一句"我明白了"就回房間去。他回到房間後,抱膝坐在床上,他拿起電話打給他的戀人——凜月。
『喂?真君?』
「凜月...我該怎麼辦...」
『真君?!幹嘛哭起來了?』
真緒向凜月解釋剛剛發生的事,他很不安,他很怕凜月會因此討厭他。
『相親對象是小杏嗎...』
「凜月...我求你..不要討厭我...拜託..」
『放心吧~無論發生什麼事也好,我也不會討厭真君的~』
說完這句後,凜月就掛斷電話了。真緒也放下電話,躺在床上哭著睡。
*
其實凜月知道這事後非常不安,相親即是要結婚,他的真緒要跟別人結婚?要被別人搶走?而且那個人是小杏,自己的好友?
他掛斷電話後馬上打給杏,約她去咖啡廳討論這件事。他們倆都到了,面對面坐著,凜月先開口說:
「聽說妳要相親呢,和真君。」
「是、是的。」
面對這個認真的凜月,杏有點緊張,盡管凜月的語氣有多輕鬆,他的眼神都好像要殺了自己,好可怕。
「杏。我告訴妳一件事,妳亦是除了Knights和Trickstar外,唯一知道這事的人。」
「?」
「其實我和真君在交往。已經兩年了。」
「!!」
「所以我想知道,這次相親是妳父母決定的,還是妳託父母決定的?」
「父母決定的...」
「那妳是不是喜歡真君的?」
「不、不是。」
凜月終於沒有那麼嚴肅了,露出了微笑,雖然只有一秒。
「杏,我想妳幫我實行一個作戰計劃。」
「好的,我願意協助你。」
*
相親非常成功,過了一段時間,就到他們的婚禮了。他們的婚禮決定在教堂舉行。那天,真緒穿了一套純白色的西裝,顯得特別帥氣,而杏就了一條純白色的婚紗,非常美。
婚禮儀式開始了,原本應該要在場的凜月,因為睡過頭所以現在盡全力跑過去。
‘凜月前輩...拜託你一定趕上...’
杏在心裡祈求著。
正要交換戒指時,“砰!”門被人大力的打開了,在場的所有人都看著他,那個人也是穿著純白色的西裝,他喘著氣説:
「我...是來搶婚的!」
他快步走向杏和真緒,橫抱起真緒,真緒驚訝地説:
「凜...凜月?!」
「真君抓緊了喔。」
凜月以最快的速度跑離到教堂,在原地的杏大聲地説:
「凜月前輩!你一定要成功啊!」
其實那天在咖啡廳裡討論時,杏就知道凜月會搶婚,不過萬萬沒想到他會因為睡過頭而以這種方式來搶婚。
*
凜月離開教堂後,跑入教堂後面的森林。到了一個地方後,他就停了下來,放下真緒,喘著氣的躺在地上。
「是...小時候做那約定的那棵樹?」
真緒環顧四周,這裡是綠油油的草地,與他們小時候做那約定的樹。
「真君...在小時候...不是約定過要在這棵樹下...舉行婚禮的嗎?」
「你還記得?」
「當然啊,真君的事,我可是記得最清楚了。」
凜月單膝跪在地上,從口袋掏出一個深藍色的小盒子,打開了它,裡面是一對戒指,他說:
「真君,你願意嫁給我,成為我專屬的公主嗎?」
「我才不是公主啦!不過我願意,我的騎士。」
「那我就成為了你的王子了喔。」
他為真緒帶上了戒指,真緒也為凜月帶上了戒指,説了結婚的誓詞,然後接了那個既溫柔又充滿愛的吻,在那約定之樹下舉行了那個只屬於他們的婚禮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朋友:終於趕上了?
我:終於趕上了。
朋友:那就去寫下一篇。
我:先休息下。
朋友:..你給去我寫凜緒小時候的文..( ・´ー・`)フッ

评论(8)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