睦月靈

大愛月歌❅
年中組♧年長組♢年少組♤
「此生無遺憾 終生月歌教」
「此生無悔入月歌」
誓死不退教

[月歌][乙女向]「我喜歡你。」

*OOC
*有私設
*新妳(微葵妳)
*見"__"請代入自己的名字

__,是我跟葵的青梅竹馬。真正了解她的人就只有我和葵,沒有第三個人。她是我從小就喜歡的人,並非朋友的那種喜歡,而是對草莓牛奶一樣的喜歡。不過她所喜歡的人是葵,雖然她沒有對任何人說過,但她對葵的溫柔跟對我及其他男生的溫柔有些微少的差距。就算如此我還是想去保護她、守護她的笑容,不是以男友的身分,而是以朋友的身分去保護及守護她。所以...
「吶,__。」
是時候...
「嗯?怎麼了?新?」
去了斷這段感情。
「我喜歡你。」

《前磯無題文》

*時期:中二
*OOC
*惡搞注意,不喜勿入

大家好,我叫_。我的同班同學——磯貝悠馬、前原陽斗。他們是帥哥,超帥的好不!!!而且兩人還要是親友!!!根本帥哥組!!
磯貝君他既溫柔又體貼又帥又可愛,頭上兩條呆毛萌呆了~♡而前原君他雖然是個花花公子不過也挺溫柔體貼的~♡
不過呢~
前原君的溫柔體貼只對磯貝呀!!!!平常對女生的都是客套說話而已!!!女生們你們就這麼笨嗎?!不過老娘我才不罷休!!!我一定要把前原陽斗追到手!!!我就不信世界上所有帥哥都是歪到不能直!
就今天放學後跟他表白,不然本小姐就沒機會了!
*最後一課的尾聲*
終於放學了!!老師你廢話少說好不?!煩耶!不要在這時候説關於你女兒的事呀!你女兒的事關我屁事啦!!
「對了。世風同學,妳把早上收到的功課拿去老師的桌吧。放學!」
⋯⋯
⋯⋯⋯
⋯⋯⋯⋯
⋯⋯⋯⋯⋯老師
你是在耍我嗎?!!!老娘今天很忙呀!!!
「是。」
屁咧!!!又要我裝乖學生!拿過去後馬上回課室算了!!
我很快的把功課拿過老師的桌上,然後跑回課室。在門外我聽到前原君的聲音。
太好了!!!他還未走!
當我準備打開門時⋯⋯
「前原⋯⋯停下來⋯⋯不要⋯⋯唔⋯」
⋯⋯磯貝君的呻/吟/聲⋯⋯?咦?咦?咦?!!!
「磯貝⋯⋯你明明知道我不會停下來的⋯⋯你知道你現在的樣子有多勾/引人嗎?」
⋯⋯唉?難道他們⋯⋯
「啊⋯⋯前原⋯⋯不要⋯」
「磯貝,我們不是戀人嗎?」
果然?!即是⋯⋯他們現在在做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?!但聽聲音看來只是接吻而已⋯⋯不不不!重點不就是老娘沒有希望嗎!?!?
「咦~磯貝已經站不穩了嗎?真是的。算了,回家再繼續吧。」
Stop!!!回家再繼續?!!
我看著前原君揹著磯貝君,拿著兩人的書包,離開課室。
⋯⋯
⋯⋯⋯
⋯⋯⋯⋯f**k。我回家慢慢哭算了。

[公告]

最近靈感君不歸家(
就算是歸家了也只去偶像夢幻祭那邊#
而且最近很忙(有時裝秀、班際閃避球比賽、全方位活動等等#
然後我月底還有考試#
所以文章不會定時更新,點的文也需要更多的時間去寫
非常抱歉

☆情人節☆

*乙女向
*OOC
*私設

_睦月始_

「那個...始桑!這個!」
妳把那盒親手製作的巧克力遞給他
「嗯?這個給我的?」
妳點了點頭
「這樣啊...謝謝。那...」
他從盒中拿出一顆心形的巧克力,隨後叫妳坐在他的大腿上,露出一個壞心眼的笑容
「由妳來餵我。」

_如月戀_

「戀君!情人節快樂!」
妳把那盒親手製作的巧克力遞給他
「xx醬親手做的巧克力!謝謝xx醬!我愛妳!」
他把妳抱得緊緊的,他放開妳後,妳踮起腳尖,抬頭吻了一下他
「這是生日禮物,生日快樂!」
他再次把抱緊,頭靠在妳的肩上,輕輕的說:
「太犯規了...不過,謝謝...」

_彌生春_

「春桑...!這個那個...情人節快樂!」
妳把那盒親手製作的巧克力遞給他
「給我?謝謝妳喔。」
他輕輕地摸了一下妳的頭,然後彎下腰吻了一下妳的臉頰
「這是我給妳的情人節禮物。真正的禮物就留到白色情人節再給妳吧。」

_卯月新_

「新!情人節快樂!」
妳把那盒親手製作的巧克力遞給他
「巧克力?草莓牛奶味的?謝謝。」
他從盒中拿了一顆放入口中
「不太甜。」
「果然不甜了嗎...」
妳失落的苦笑了一下,他彎下腰,吻了妳一下,笑著説:
「這樣就夠甜了。」

_皐月葵_

「葵~情人節快樂!」
妳把那盒親手製作的巧克力遞給他
「謝謝妳啊,xx醬。」
「葵...收到很多巧克力吧?」
妳看著他那個有點驚訝的表情苦笑,大約五秒後見他溫柔的笑著,他説:
「沒有喔。我一份也沒有收到。我全部都拒絕了。因為...」
他湊到妳的耳邊,輕聲說完這番話。
「因為我只想收我喜歡的人的巧克力。」

_水無月淚_

「淚~情人節快樂~」
妳把那盒親手製作的巧克力遞給他
「嗯?」
他打開了盒子,看到那個巧克力後他的眼神變得很興奮
「這個是...!大和(貓)形的巧克力!謝謝xx醬!」
他撲上來妳的身上,這個突如其來的行為令妳差點跌倒,不過他高興就好了

_文月海_

「海桑!情人節快樂!」
妳把那盒親手製作的巧克力遞給他
「謝謝妳啊!」
他叫妳坐在他旁邊
「吶,一起吃吧!一起吃會比較開心呢!」

_葉月陽_

「陽!情人節快樂!」
妳把那盒親手製作的巧克力遞給他
「謝謝啦~那...由妳來餵我吧~」
妳聽他說的,從盒中拿出一粒巧克力,放到他的唇邊,他捉妳的手,説:
「不是用手餵,是用口餵喔~」

_長月夜_

「夜~!情人節快樂!」
妳把那盒親手製作的巧克力遞給他
「謝、謝謝妳//////」
看著他害羞臉紅的樣子,妳突然想捉弄一下他,妳從盒中拿出一粒巧克力,説:
「來試試味道吧~夜,啊~」
他的臉變得更紅,但也乖乖的張開嘴,吃下妳手中的巧克力
「好、好吃//////」

_神無月郁_

「郁君~!情人節快樂!」
妳把那盒親手製作的巧克力遞給他
「謝謝妳啊!對了,待會我有場比賽,妳要來看嗎?」
「當然要去囉!我一定會為郁君加油打氣的!」
他撩起妳的瀏海,在妳額上落下一吻
「謝謝,情人節快樂。」

_霜月隼_

「隼桑!情人節快樂!」
妳把那盒親手製作的巧克力遞給他
「哦呀~巧克力啊~嗯...我比較想得到妳的吻呢~我的公主殿下~」
妳在他臉上吻了一下
「謝謝妳呢~不過這樣還是不夠呢~」
他抱著妳,不停地親吻妳
「今日就到這裏吧~後面的事情就留到白色情人節繼續吧~」

_師走驅_

「驅!情人節快樂~!」
妳把那盒親手製作的巧克力遞給他
「謝謝xx醬!」
他從盒中拿出一顆來吃
「味道...如何啊?」
「超好吃的!」
「喜歡吃就好了~!」
妳高興地説著,他突然的抱著妳,他說:
「吶,可以再做更多給我吃嗎?」

[月歌 乙女向]春篇

*OOC
*私設
*不虐的虐文

跟平常一樣,回家後走到春的房間,我說了句我回來了,他回應我說了句歡迎回來。
「春...我有件事想跟你說...」
「什麼事啊?」
一如既往溫柔的笑容啊...你露出這樣的表情...我怎麼能說出那番話啊...
我低下頭,垂下眼簾,不讓他看到現在的表情。
「我...對、對不起...我跟別人...走在一起了...」
他沒有回答我,我抬起頭看著他,他温和的眼底深處是無法掩飾的傷痛,他似乎在微微颤抖,勉强露出了算是苦笑的微笑。
「如果你、你和他在一起你夠獲得幸福的话……那祝福你們…」
「對不起...謝謝你...你要好好保重啊...」
我轉身跑出去,生怕自己會後悔 。
對不起,對你撒謊了。
春,現在在你眼裡的我雖然沒有資格說這種話,但是你真的要好好照顧自己,要忘了我啊。真是抱歉,明明說好要一輩子的,我卻自己一個人先跑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一個月前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「醫生,我還剩下多少時間啊?」
「你最多還有兩個月的命,有什麼事想做,就趕緊去做吧。不要留下遺憾。」
春,你就忘了我吧,別愛我了,去找別人吧。抱歉了,這一次傷害了你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離開了那裡後就前往友人的家。
我拿了友人家的紙和筆,寫下一封遺書給春。
「你真的要這樣做?」
「嗯...我只能這樣做啊...」
過了一陣子,終於寫完了。
「我可以拜托你把這封遺書交給春嗎?」
「當然可以啊。」
「一直以來都謝謝你了。那我走了...」
在那天晚上,我把遺書交給友人,然後就走去山上的懸崖。
晚上果然很冷呢...不知道春有沒有穿暖一點呢...一定有吧..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在那以后,原本已經工作認真的春比以往更加認真工作,我那唯一知道真相的友人,把那一封遺書給春,告訴春我的死訊。死因並不是因為絕症,而是自殺。
【給我這輩子最愛的彌生春:
春,當你看到這封遺書的時候,我想我應該已經死了,你應該也已經知道真相了吧。那樣子撒謊傷害了你真的是非常對不起,希望你願意原諒我。抱歉啊,明明說好要一輩子在一起的,我卻自己一個人先跑了。你要好好保重啊。要好好的活下去。要好好對自己啊。如果真的有來世,請允許我用一生來償還你吧。】
春流下眼淚,露出一個比以往更溫柔的笑容,説:
「我當然會原諒妳啊...如果真的有來世,我們再次在一起吧。」

【一方死亡三十題】 緒杏 泉杏

*OOC
*私設

01. 【遺物】緒杏

自從真緒逝世後,杏在外貌上改變了一點。
她會用一個似是熟悉,又有點陌生的髮卡把自己的瀏海別在右邊。
當工作的同事問她髮夾都那麼舊了為什麼不換掉的時候,她都只會露出一個帶著傷感的微笑,摸著髮卡回答他:
「不竟...這是個很重要的人留給我的啊...」
說完之後,她那隱藏起來的眼淚就會不受控制般的落下。

02. 【未發出的短信】泉杏

當杏趕到醫院時,已經趕不上了。
就在十分鍾前,泉下班了,發了個短信給杏,當杏想回他的時候他就打來了,但接電話的人並不是他。
『妳是這位先生的親人嗎?』
對方的聲音很慌張,令杏非常不安。
「我...是他的女朋友...」
『妳男朋友他遇車禍了!剛剛已經叫救護車送醫了!妳快去醫院看看他吧!』
杏聽到這消息後,拿著手機,馬上趕去醫院。一邊跑一邊祈禱,希望泉沒有生命危險。
但趕到醫院時,從手術室出來的醫生卻跟她說:
「抱歉,我們已經盡力了。」
杏咬緊下唇,眼淚順著她的臉的輪廓流下。
她坐在旁邊的椅子上,看著自己未能發出的短信。

『小心點,我愛你』

[乙女向]《戀》

*內含穿越時空等劇情
*OOC
*私設
*內含英杏,微英妳,敬妳
*有妳的視覺
*妳的人設下收

姓:空流
名:妳
年齡:18~22
身高:165
體重:這是女生的秘密~♪
外貌:褐色長髮(及腰),紫色的雙瞳
個性:堅強、遲鈍、免勇敢
身份:英智、敬人的青梅竹馬,杏的知己
備註:有帶著一個鑰匙形狀的項鏈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20XX年11月3日

今日我參加了他們倆的葬禮。

哪兩個?

他們一個是我的知己——杏,她是因為癌症而死。

而另一個則是我的青梅竹馬——英智,他是因為杏的死,過度傷心,自殺死。

他們是一對戀人,連葬禮也要搞在一起,

而我則傻傻的暗戀著英智。

妳站在一旁毫無表情看著杏的父母和英智的母親、他的弟弟妹妹跪在地上哭,英智的父親則在安慰他的妻子。

敬人站在妳旁邊,摸著妳的頭説:

「不要忍,要哭就哭。」

妳咬緊下唇,淚水沿著妳臉的輪廓流下來。

不一會兒,英智父親一臉嚴肅走過來妳的身邊,

說想跟妳說點事。

妳擦了擦眼淚,望了望敬人,敬人向英智父親說:

「我可以跟著去嗎?」

英智父親點頭同意,然後你們就跟著他走。

他帶我們到車上,他載我們到他們的家。

下車後,他帶我們去地下室。

去地下室的樓梯一片黑暗,

如果不是敬人牽著我,我想我早就摔下去了。

終於下完樓梯了,英智父親開了燈,

開燈的那𣊬間非常耀眼,我不禁閉起雙眼。

睜開眼的那刻,我以為自己出幻覺了,

一扇非常夢幻的門出現在我們的面前,

我和敬人都愣了。

「空流小姐,我希望妳能夠穿越時空回到過去改變現狀,令他們倆都不會死去。」

「但是......為什麼是我...?」

「只有妳可以開到這扇門。」

只有我...?

我捉緊胸口前的項鏈,突然想到一個問題,

我脫下項鏈,把它放在手掌上看,

項鍊是鑰匙形狀的,我向英智父親問:

「這條項鍊該不會就是鑰匙吧...?」

「沒錯...這扇門和鑰匙是妳父母留給妳的。」

「但是為什麼她父母留給她的東西會在你們家的?」

敬人問了一條我也想問題。

「這個問題...我不可以答你們。」

聽到這個答覆,我越來越擔心。

如果真的可以回到過去,我會回到哪個時間?

如果我回到過去,我還是改變不了現狀,哪我該怎麼辦?

如果......

我搖搖頭,把剛才的想法扔走。

我要相信這條鑰匙,相信自己!

「我...想嘗試一下。」

「?!你真的要試?可能會有危險的!」

敬人一臉擔心捉著我的雙肩問我。

「妳肯嘗試,那真是太好了。妳放心吧,妳只要調好在門把上的時間調節器就好了。而妳的年齡亦會隨著時間變化。」

我點了點頭,走到門前,把時間調到20XX年9月1日。

那一日就是杏開始咳嗽的日子,亦即是患上肺癌的症狀出現的那日。

我把鑰匙插入門把的鑰匙孔,扭開它,拿回鑰匙,。

打開門看到的景色是藍天白雲的景色。

我回頭看著敬人,微笑説:

「敬人,我們遲點再見吧!」

説完,我就毫不猶豫的跳下去了。

在跳下去的那刻,我聽到敬人說了一句:

「......歡妳」

他聲音很小,我不能清楚聆聽到這句話。

突然來襲的下垂感令我閉上雙眼,

睜開眼的時候就已經在我的房間的床上了。

我還記得這個時候我是約了杏出去逛街的,

我馬上打開衣櫥,選一套適合的衣服,然後就拿起手機錢包跑去跟杏約好的地方。


TBC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明天是考試的最後一天了!⸜(* ॑꒳ ॑* )⸝
我終於可以專心寫你們點的文了(*´艸`*)
這篇是我臨時寫出來的⸜₍๑• •๑ ₎⸝
誰叫我剛完成某卷後想到(`-ω-´)
標題就....想不到((喂

《妳永遠吵不贏的他》

* 點的文將會在我考試後再寫
*某些對話純惡搞,不喜勿入
*OOC
*私設
*瀨名泉x妳
*女主人設下收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女主人設:
姓名:妳
(作者懶,不想改名,如果想自己的名字出在這裡,就留下你的名字吧)
年齡:18
身高:162
體重:這是女生的秘密~♪
外貌:褐色長髮(及腰),紫色的雙瞳
個性:活潑好動、微毒舌(平常),堅強、認真(練習時)
身份:瀨名泉的青梅竹馬、著名的模特兒
愛好:跟瀨名泉爭拗
班級: 3年A班
科系:音樂製作人科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☆爭吵的日常☆

妳經過禮堂時,發現要有個人門前,拿著相機,對著操場上練習的Trickstar不停拍照。妳走近他說:
「瀨名泉...你在幹嘛...?做變態跟蹤狂嗎?」
他站起來,低下頭,用一個高高在上的姿態望著妳。妳抬起頭對上他那雙眼,妳慢慢的移開視線,小小聲地説:
「嘖...身高差10cm真的好不方便...」
「做變態跟蹤狂的是妳吧?跟我跟到這裡。」
「哈?!誰要跟你啊?!......算了算了,我去找小遊。」
「哈?!去找我的遊君?!沒有我的允許,妳可是無權和遊君親熱的。」
妳對他反了一個白眼,嘆了一口氣,說:
「你的痴漢程度還真是沒有變呢。」
「妳這個白痴真的超~煩人。」
「我白痴又如何啊?瀨名·痴漢·泉。」
在你們爭拗的時候,Trickstar的大家因為練習完而入禮堂休息,遊木真看到你們便說:
「為為為為什麼泉前輩會在這裏的?!」
「啊,遊君♪」
「唉,瀬名泉你真的沒藥可救...」
妳表示非常的無奈,為何自己會喜歡上這個整天三句不離遊君,整天喊著"超~煩人"的青梅竹馬,大概最沒藥可救的是自己吧。
「喂,妳還不走啊?」
「我走不走也不關你事吧?」
你們倆繼續剛才的爭拗。
「明明小泉在小時候是又坦率又乖巧的...現在卻變成這樣...唉....」
「小...泉??」
Trickstar的大家表示對這個稱呼非常震驚,平常叫他做瀨名泉的妳,剛剛叫了他做小泉。
「喂,我說過不要再這樣叫的吧。」
「是的是的......嗯~我想起如何令瀨名泉變得又聽話又可愛了!」
明星昴流歪著頭向妳詢問方法。妳搬了一張箱子去瀨名泉的面前,他的背靠著牆壁。妳站上箱子,妳現在跟瀨名泉的身高一樣,妳的雙手按在他的頭的兩側,妳貼近他的耳邊,妳的唇距離他的耳朵只有1cm,妳輕聲地說:
「瀨名泉~♪小泉~♪泉君~♪泉~♪泉~♪泉~♪」
他開始反抗。妳知道他的耳朵很敏感,對於妳這樣不停在他耳邊輕聲的叫他的名字,他的臉已經開始變紅了。這個情況令遊木真他們愣了。不一會兒,他停止反抗,雙手搭在妳的肩膀,不停叫妳停。當妳看到他快哭的時候,妳就停下來,他的頭靠著妳的肩膀。
「啊啦...對不起,做得有點過份...」
妳摸著他的頭説。他抬起頭,把妳從箱子上拉下來,令妳的背靠著牆壁,一手按在妳的頭的一側,另一手勾起妳的下巴。當妳想說什麼的時候,就已經被他吻住了。在一旁的衣更真緒和冰鷹北斗蓋著遊木真和明星昴流的眼,默默的帶他們離開。當他放開妳後,妳說:
「瀨名泉你.../////////」
「我可不記得我教過妳是睜開眼kiss的哦。」













「看來要重新調教了。」

瀨名泉,妳永遠吵不贏的危險男友,由今日開始妳又要受到他的“教導”了。

破百粉的點文活動!

不好意思,占tag
如題,不多說/
限定:偶像夢幻祭,月歌
記得給一個題目/大綱喔(*´▽`*)

*不能點肉文*
截止日期是直到我說拉線( ´•ω•)

[月歌。] 新年 [乙女向][男神x妳]

*OOC
*私設有
*乙女向
*CP:始x妳

睦月始 ver.
設定:鄰居、青梅竹馬、高中時期、交往中

今日是一年一度的新年。每年新年妳都會去妳鄰居的家,亦即是妳的青梅竹馬——始的家過年。
“叮噹——”
妳按一下他家的門鈴,隨即有人開門,開門的人是始媽媽。她看到是妳立即説:
「快點進來吧,外面很冷。」
「那就打擾了~♪」
妳進去後,放好自己脫的鞋在玄關,然後走去客廳。看到在客廳裏坐著看電視的始,妳走過去,在背後抱著始。
「始~♪新年快樂♪」
「嗯。新年快樂。」
妳坐在他的旁邊,靠著他的肩膀,他沒有推開妳,他問:
「妳有什麼新年願望啊?」
「秘密~不過...已經實現了。」
「是啊...我的願望也實現了。」
你們的願望都一樣。那願望就是
『有你/妳在身邊。』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後記:
雪也去了始的家過年。
雪看到你們的姿勢説了句:
「你們真像一對老夫婦。」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一年過得真快
最後祝各位新年快樂
あ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!
本年もよろしくお願いいたします(*・ω・)丿